胜利律师正面反驳各种疑惑:性交易是完全没根据

曲目:胜利律师正面反驳各种疑惑:性交易是完全没根据
NJ:
时间:2019/05/14
发行:



胜利

胜利

  新浪娱乐讯 21日,据韩媒报道,歌手胜利(29岁)因涉嫌性交易中介等正在接受警方调查的情况下,不断出现新的疑惑。对此,胜利一方的律师反驳说:“性交易是完全没有根据的。”之后,性交易中介最初报道的一行人表明立场说:“是我的女朋友(女朋友的朋友),是介绍购物伙伴的女人。”

  韩媒报道,警方已确保胜利在2017年菲律宾帕拉万举行的生日宴会上有过性服务和性交易中介,还得到了胜利在国外吸食可卡因的口供。

  胜利的法律代理人孙炳浩律师21日在采访中表示:“没有事实根据,无论是与举报者进行对质还是用测谎仪进行对质,我们都愿意采取一切措施。”接着他补充道:“到现在为止,所有的性交易和毒品嫌疑的报道都是针对恶意性的举报而进行的”,“真的很郁闷,很冤枉”。

  孙律师表示:“已经接受了毒品检查,做出了声音判定。可卡因服药不是事实,也有意接受进一步的调查。”

  孙律师还吐露郁闷之情说:“在各种报道中,kakao talk的内容被部分遗漏了前后关系,和事实关系有所不同。”

  孙律师就2月27日报道的“涉嫌介绍卖淫嫖娼”的报道也发表了意见。孙律师表示:“在当时的报道中,有言论称,胜利通过金某从台湾来的A某一行在俱乐部‘arena’安排好位置,叫来女孩。A某是胜利的老朋友(女性),也是新加坡国籍。在事业上与胜利没有任何关联,A某的职业与投资完全无关。虽然很多人误会我是投资本宁森公司的林思谋,但林思谋绝对不是。”

  孙律师表示:“我的女朋友A某来韩国玩,但当时胜利是在名古屋演唱会,所以不能照顾A某,所以通过金某介绍了可以在韩国一起购物的女旅行伙伴。”据采访结果确认,警方当时也对金某介绍给A某的熟人进行了调查。

  对于“在kakaotalk中把A某一行中的一名男子送到酒店房间”的说法,A某表示:“这可能是她的女朋友A某带着他们一起来的朋友把他们送到宿舍的说法。”此番言论同卖淫没有关联。

  另外,孙律师就第一次报道的性交易中介疑惑表示:“在重新组成的‘kakaotalk’前部分,还出现了该女士的亲A和胜利的熟人金某之间的对话。但是这一部分被删除了,只编辑了刺激性的部分进行了报道。”

  对于“好好的OO是孩子们”的表现,他表示:“胜利对这一部分不太记得。据说,胜利平时从不使用‘OO’一词。这不是很低廉的表现吗?可能是名古屋演唱会结束后聚餐时把‘玩得很好的孩子’说错了。”孙律师还表示:“即使是暗示发生性关系的对话,金某也会说‘正在呼唤,我想给你吧’,从当时金某在arena叫的女性是自己的熟人这一点来看,绝对不是以‘性交易’为前提进行的对话。”

  孙石英直到现在才对这种kakaotalk的内容表明立场,他表示:“如果胜利当时拥有kakaotalk,从一开始就会掌握事实关系并正确地说出来。但由于是3年前的事情,所以完全没有印象,而且实际上根本没有发生过提出疑惑的性交易之类的事情,因此说完全没有事实根据。胜利在接受警方调查的过程中看到了katok对话的电文,在katok上看到了A某和金某第一次叫来的熟人的实名之后,才想起了当时的情况。”

  孙律师就自己在罗列女性时提到的价格为“1000万韩元”的和金某的kakaotalk表示:“当时拥有kakaotalk电文。胜利推荐的女性不是性接待对象,而是金某代表以事业相的身份去见印度尼西亚国王。(就像我的妻子或女朋友一样)请推荐我同行的女性。”孙律师说:“最终胜利和金某代表去了印度尼西亚。胜利当时通过金代表投资了20亿韩元,只是为了继续维持关系并回收这笔钱而努力而已。”

点击查看原文:胜利律师正面反驳各种疑惑:性交易是完全没根据


有声电台